您好,欢迎光临深圳市三二一睡眠科技有限公司!

全国服务热线:

0755-25115581

新闻动态

我们珍借每一次合作的机会,竭尽全力提供更高质量的服务!

“疗愈音乐” 究竟是什么?

发布作者:超级管理员 发布时间:2022-05-07 阅读次数:126

       生活不易,深夜的底色总是疲惫。

  有人用狂欢来宣泄,有人用晚睡去对抗,也有人不断尝试新鲜的夜生活,去消解白天面具下积压的种种情绪。

  还有一批更加与众不同的人。他们远离喧嚣,回归宁静,用传统乐器、自然天籁甚至电子科技作为手段,试图帮助当代人消解无处不在的焦虑。

  他们是一群音乐疗愈师,为人们打造出放松心情的又一个音频技术的新选择。

 

年薪百万的音乐疗愈师,让无数人睡一晚好觉

 

  音乐疗愈师正在被

  饱受睡眠困扰的人们需要

 

  刘曦曾体会过声音疗愈为自己带来的改变。

 

  她性格要强,无论是职业还是婚姻都要胜人一筹,前半生也颇为如意:定居于上海,在知名律师事务所就职,收入颇丰;丈夫在银行工作,工作稳定。

 

  在身边的交际圈里,她算得上出色。

 

  三年前,这种优越感突然被打了个稀碎——两岁的儿子被诊断为智力发育迟缓患者。

 

  “为什么偏偏是我的孩子?”巨大的挫败感像一把斧子,把她和从前的顺风顺水的生活一劈两断。

 

  刘曦辞掉工作,抱着孩子求医问药,陪孩子在各种机构接受干预训练。她也化身为一个没有社交的人,自觉躲避曾经的老同学老朋友:“感觉在他们面前抬不起头”。

 

  孩子的状况一直没有好转,这种煎熬似乎完全看不到头。

 

  家人的安慰、朋友的劝解,在孩子“永远慢同龄人许多拍”的言行面前似乎一文不值。

 

  要强的她,始终克制不住让自己的孩子跟他的同龄人比较的欲望。但这场比赛是一场只输不赢的死局。每对比一次,心就像被千万根刺在扎,人生仿佛逼近无路可走的断崖。

 

  尽管她内心清楚,这种比较既不健康,也不公平。但却完全无法抑制这类想法的产生。忙碌时还好,一旦停下手中的活,脑子里反复盘旋的都是“没办法的,孩子没办法,我的人生也没办法了”的声音。

 

  更糟糕的是晚上。刘曦几乎每晚都会失眠,虽然身体已经很疲倦,脑子里却乱糟糟的一团,不断浮现孩子白天说话结巴、动作笨拙的样子。她迟迟不能入睡,即使好不容易睡着了,半夜两三点总会惊醒,睁着眼看天空慢慢泛出晨光。

 

  她怀疑自己得了抑郁症。在家人的支持下,刘曦找到了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医学心理学教授、专长抑郁症、焦虑症心理干预的社会心理因素研究的陈福国教授。

 

  陈教授很快对她进行了评估,并推荐运用认知行为疗法进行心理治疗。

 

  在这场心理治疗中,除了每周的固定一小时会谈外,陈教授还布置了一个似乎有些奇怪的家庭作业:聆听疗愈音乐。

 

年薪百万的音乐疗愈师,让无数人睡一晚好觉

 

  有用吗?不知道。只能先试试再说。

 

  在喜马拉雅上,刘曦找到了陈教授推荐的《20天实现情绪自控,激活高效人生》专辑,聆听“完美主义”、“情绪推理”和“灾难化”三个特别推荐主题系列。容易半夜失眠的她,同时被建议聆听《深夜易醒》。

 

  这些音乐对刘曦起到了一定的抚慰放松作用。夜晚,听着《深夜易醒》中舒缓、空灵的音乐,她的心逐渐平静了下来。尤其是《溪水》、《夜空》、《暮色森林》几首,将人带到大自然中的疗愈音乐。在这些音乐的陪伴下,她的持续睡眠时间渐渐恢复到正常水平。

 

  在接受对抑郁症系统的医学疗程下,辅之以聆听《20天实现情绪自控,激活高效人生》专辑的疗愈音乐的过程中,刘曦开始感受到自己以往完美主义的心结松动了。

 

  她开始有意识进行调整,用更平和从容的认知面对日常生活中的挑战。

 

  事实上,刘曦的遭遇并非个例。据中国睡眠研究会调查结果显示,中国成年人失眠发生率为38.2%,近3亿人可能需要睡眠服务。

 

  越来越多的人饱受失眠困扰,音乐疗愈师也正在被更多人需要。

 

  “疗愈音乐”

  究竟是什么?

 

  专攻认知行为治疗的医学心理学教授陈福国,早年间在马里兰大学任访问学者时发现,美国的心理治疗诊所会尝试用多种方式帮助心理障碍的患者进入平静状态。音乐治疗,正是其中重要的一种。

 

  但他也同时发现,心理治疗师和专职音乐人属于两个不同的专业领域,彼此间很难做到相互配合。如何将两者结合并为患者们提供更多的音乐选项,成了陈福国教授一直思考的问题。

 

  他联系上了上海音乐学院教授秦毅,围绕声音疗愈这个较新的概念,二人共同在喜马拉雅创立了“耳界_Earmersion”频道。

 

  两名学术出身的创始人在工作上极为严谨。2014年团队成立后,始终在进行前期关于声音疗愈的科学研究,在实验、论证、论文及本土化阶段不断探索。

 

  直到去年10月,团队才正式在喜马拉雅上传相关专辑。截至目前播放量近8300万,订阅50万。

 

年薪百万的音乐疗愈师,让无数人睡一晚好觉

  耳界上线的部分专辑

 

  陈福国教授解释,很多人认为只要聆听莫扎特、巴赫、贝多芬等名家作品就可以达到疗愈效果,但这是一种误解:相比古典和其他传统风格的音乐,“疗愈音乐”有其特殊之处。

 

  耳界所使用的音乐是其团队独创的3D原创电子音乐。

 

  首先,通过原创来制作的音乐兼顾中国人的音乐美感、音乐想象、听觉、整体感受等多方面因素,为听众带来更好的感官体验。同时,使用国际最前沿的3D音频技术以及虚拟内容制作,创造出一种听觉的三维空间虚拟场景,模拟产生一个“现实”的情境听觉。其显著效果已得到医学的公认。

 

  其次,作为一种产品,疗愈音乐必须做到标准化。现在的电子音乐技术几乎可以模拟任何一种乐器的声音,也可以产生众多超越真实乐器的声音。其风格涵盖范围极广,可塑性极强,是一种数字化的表达,从数据分析,到程序生成音乐,到呈现音乐,具有高度的精确性和规范性。

 

  团队使用电子音频技术将标准固定,完全排除掉二次干扰。音乐从创作到呈现的过程中,一定会经过演奏家、乃至录音师混音师的二度创作。比如莫扎特的音乐,光是录音版本就至少有上百种。这种二度创作对于最终效果的影响可能会超越音乐本身,这个因素是非常难控制的。

 

  专辑上线一段时间后,他们发现,疗愈音乐的一个重要用户是高中生群体。

 

  处于紧张学习状态下的学生,常常因压力和焦虑导致思路紊乱、做题卡顿、学习进度慢等现象。耳界团队针对其群体紧张的心理状态而推出的疗愈音乐,在一定程度上让孩子们的心情得以调整。

 

  年薪百万的音乐疗愈师,让无数人睡一晚好觉

  耳界听众的部分评论

 

  今年,团队的作品得到了大规模应用。由于疫情影响,许多备考生的学习节奏被打乱,陷入了焦虑情绪中。为此,耳界团队针对性推出一套和疫情有关的放松专辑,推荐备考生们在睡前聆听,调整认知,放松情绪。

 

  陈教授表示,目前,疗愈音乐还是一个新兴学科。本质上它是各种学科的混合,很难清楚定义,也缺乏传统医学的直观效果。也正因为此,它在全中国的影响力仍然有限。但对于精神类的疾病,在接受系统性的专业医疗的基础上,疗愈音乐的确能起到一定辅助效果。

 

  因此,疗愈音乐也具有较广的应用范围。除学校外,也适合诊所、医院、养老院或孤儿所等场所使用。更深一步相关研究还正在进行之中。

 

  “我们工作的水准和国外发达国家是同步的。”陈福国教授说,“我们还是想把它(疗愈音乐)推广到全国更广泛的领域。”

 

  “喜乐计划”

  让更多纯音乐人参与其中

 

  随着疗愈音乐兴起,纯音乐人逐渐受到大众关注。

 

  这是一个庞大而多样的群体。有隐居在乡野多年的自然系音乐人,有音乐学院的硕士高材生,有前知名乐队的主唱,也有刷爆音乐平台的纯音乐人。他们在纯净的音乐世界里,谱写让人宁静、快乐的旋律。

 

  从2019年开始,用户对疗愈音乐的内容需求量逐渐增大。为满足用户需求,喜马拉雅开展了“喜乐计划”,意在吸纳和扶持疗愈音乐人。今年8月,喜马拉雅推出了国内首个纯音乐人扶持计划,吸引了近千名音乐人参加。

 

  喜马拉雅数据显示,过去一年有超过8300万人在喜马拉雅收听疗愈音乐,喜马拉雅疗愈音乐付费用户的平均消费金额达76元。作为一个新兴市场,其规模已不容忽视。

 

  目前,入驻喜马拉雅的知名疗愈音乐人除了耳界团队,另有声谷、三亩地等音乐团队。对于疗愈音乐,他们都有着自己的理解。

 

年薪百万的音乐疗愈师,让无数人睡一晚好觉

 

  声谷原名赵志勤,当初也是做一份朝九晚五的稳定工作。辞职后,他选择独自背着录音机踏遍了田园、森林、山谷、海边等地,七年来,录下了海浪、风声、飘雪等自然声音。目前在喜马拉雅上,声谷的专辑总播放量已经超过1亿。借助喜马拉雅成熟的内容付费机制,年收入可达百万以上。

 

  三亩地是新疆人,一个铁杆音乐爱好者。早年从天津音乐学院毕业后,为了追求理想和现实的平衡,一直处在动荡中:为乐队跑过场,给游戏公司做过音效,还做过彩铃和APP背景音。2017年,辗转一圈的他又回到新疆开了个工作室,正式成为一名以接编曲业务为主的自由职业者。

 

  工作室成立之初,因为经常接不到活,只能上网打发时间。当他百无聊赖地翻看音乐平台的私信时,突然看到一个ID为“城南花已开”的21岁小伙子发来了自己躺在病榻上的照片和诊断书。这位身患骨癌的小伙子表示,希望三亩地就他的ID写一首歌。

 

  看到这条私信,三亩地不能平静。他想,如果得了绝症的是自己,会怎么样呢?

 

  起初的版本中,他想重点表现病痛带来的折磨感,写了一半却觉得“太片面”而全部删掉。改成如今以钢琴为主,吉他为辅的版本,意在衬托温暖的氛围,突出治愈感。

 

  音乐发布后的两天,他又一次登陆后台,突然发现歌火了,私信纷至沓来——如今,这曲时长四分多钟的纯音乐,在音乐平台上点赞高达一百多万,一万多人在评论区留言。

 

  “无论如何要抱有希望,千万不能放弃。”他说。

 

年薪百万的音乐疗愈师,让无数人睡一晚好觉

 

  本次喜乐计划,三亩地也参与其中。作为一名热爱器乐演奏、纯乐创作的纯音乐人,三亩地将会在变现、流量扶持、职业发展等方面获得喜马拉雅平台的更多支持。

 

  在这次自身快速成长的机会里,他也将制作出更多温暖治愈的音乐,继续带给更多人无限抚慰和感动。

 

  得益于喜马拉雅庞大的用户数量和成熟的付费体系,这些小众的音乐人们也得到了回报。众多居于幕后的纯音乐人获得月入过万、过十万的收入——但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在这些音乐人面前,千亿级别规模的市场正等待开垦。

 

  除了金钱上的回报,他们也格外看重成就感。作为刚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的科班生,耳界团队的高晋闻和陈翼鹏已在音乐方面做出了自己的相关研究。对他们来说,更重要的是和喜马拉雅这样一个成熟平台合作,践行自己摸索出的前沿成果。

 

  “我们更看中努力付出后的回报,希望自己前后参与合作研究的成果能够被更多人用上。”陈翼鹏说。

 

    未来,也将会有更多人,被疗愈音乐抚慰。